主页 > 533522.com >
维护加发展 老城添活气--国际--国民网
发布日期:2021-01-14 03:13   来源:未知   阅读:

  墨西哥城的老城区被称为“历史核心”,以宪法广场为中央向外辐射,领有众多存在历史价值的建造,1987年被列入世界遗产名录。阿兹特克文明、西班牙文化和古代文明在老城交汇,每年吸引无数游客到访。音乐会、艺术展、书展等文化运动轮流演出,让老城区一直焕产生机。

  2001年,墨西哥政府结合企业和国民组织成立墨西哥城历史中央救援征询委员会,提出进步社会和经济福利、保险与公共服务保障、修复历史修建以及解决用水问题等四项打算,激励居民回归老城区。“救济名目必需尊敬历史修筑的原来面孔,还招考虑居民的需要”,时任总统福克斯表示要将历史中心打造成“城市和游览示范空间”。据统计,2000年到2012年,近34公里的街道得到全面重建或修复,13.7万平方米的公园和广场得到翻新。

  法国巴黎塞纳河畔——

 

  当初,巴黎正摸索打造“古老与活气并重”的老城区。2019年巴黎市政府推出了“转变塞纳河面貌”项目标大型招标活动,吸纳了包含城市艺术中心、水上游乐园、品酒坊等多个在年青人中颇具人气的项目,盼望借此为塞纳河畔增加更多现代化设施和娱乐场合。“保护和发展是巴黎现代化建设的‘两条腿’,政府会在保护的基本上,推出融会文化和贸易价值的项目,使巴黎在坚持历史风貌的同时,不失浓烈的时期气味。”沙马斯说。

  为了让老城重现活力,墨西哥历史学家何塞?伊图里亚加1964年提出第一个全面救援方案。1980年,墨西哥城政府将历史中心列为遗产保护区,并分为中心A区和周边B区进行管理。上世纪90年代,历史中心信托基金会成立并致力于管理和和谐各机构工作,增进历史中心的恢复。

  现在的巴黎经历过两次大规模改造。一次发生在19世纪中叶,这次改造基础奠定了巴黎今天的城市格式,但对一些历史建筑和城市风貌造成了必定损坏。第二次改造始于上世纪60年代,为知足敏捷增加的城市空间需求,巴黎市政府成立了“地区规划整理委员会”,决定在注重历史文化保护的同时,进行大范围城市建设。

  在巴黎历史遗产基金会负责人若弗鲁瓦?沙马斯看来,法国老城保护的推进离不开完善的法律法规。1840年,法国率先公布了《历史性建筑法案》。跟着城市化的推进,又陆续推出了其余法律。其中,1962年的《马尔罗法》与1973年的《城市规划法》一起形成法国历史建筑与历史街区保护工作中最重要的法律防线。

  长期计划推进连续修复

  现代和历史相映成辉

  将老城区保护纳入城市整体发展策略,精心保护历史文化遗存,连续城市文脉,彰显城市特点,台积电三大基地疑遭勒索软件攻打停摆 正逐渐恢复 台积,同时有机融入现代生涯,使历史和当代井水不犯河水

  “有效应用是维护古城的最好方式。咱们在修理每座屋宇前,都会斟酌如何有效应用。”户田诚表现。吹屋小学是日本现存最古老的木制校舍,被列为冈山县主要文化遗产。2012年,吹屋小学因为学生减少而封闭。尔后,政府对其教养楼进行了精心修复,预计将在2022年作为文明展览设施对大众开放。

  《马尔罗法》不仅明确了政府部门和房屋所有人的权力和任务,还首次构成“保护区”概念,对成片的区域进行全面保护。位于塞纳河右岸的“玛莱历史风貌重点保护区”是法国树立的第一个保护区。按照法律划定,保护区内设立“保护区国家委员会”,由文化部认定和委派的国家建筑和规划师对建筑按照整体思路进行保护与修缮。

  站在半山腰上望去,一座座低矮的红瓦屋排列整洁。走进其中,只见红褐色的石州瓦深浅不一,与红色的窗棂、木门相映成趣。这是日本冈山县高梁市吹屋地区,一座历经沧桑、布满风情的古城。


  《 国民日报 》( 2021年01月13日 17 版) (责编:白宇)

  一方面,不断完美饮食、住宿、交通等基础设施,为游客供给方便。几年前,高梁市政府斥资3000万日元(约合188万元人民币)对一座古建筑进行修缮,并作为旅馆使用。修缮工作采取外旧内新的方式,即在保留外观的条件下进行外部加固和内部翻新。修缮后的房屋,既有历史的厚重感,又有现代生活设施,居住休会大大晋升。此外,吹屋地区还专门设置了旅游服务中心,为游客提供具体的信息咨询和向导讲授服务。

  2020年10月底,日本游客在吹屋地域观赏保存完好、充斥情调的古街区。
  本报记者 刘军国摄

  法国巴黎塞纳河畔城市景色。
  材料图片

  现在,冈山县还通过线上和线下等多种方式踊跃推介吹屋地区历史文化传统。“现在吹屋城区每年有十几万的游客,愿望有更多人来这里旅游,享受天然,感触历史传统。”户田诚说。

  (本报墨西哥城电) 

  日本很器重古城保护,不仅京都、奈良等城市,一些有历史传统的小城镇也完好地保存下来。历史上,吹屋地区邻近发明了著名铜矿和硫化铁矿,硫化物能够用来制成铁丹(一种胭脂红色的颜料),这里因铜而兴、因颜料而富。从事矿山和铁丹生意的富商们建造了数百座房屋,建筑作风固然不一,但红色成为独特的基调。后来,铜矿和铁丹产业匆匆虚弱。上世纪六七十年代,铁丹产业停产、铜矿山关闭,吹屋地区也失去了昔日的繁荣。

  为保留老城原始布局和唤醒城市活力,2011年,墨西哥城历史中心管理局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提交《2011—2016年墨西哥城历史中心治理整体规划》,即第一个“六年规划”。此后第二个“六年规划”也随之出台。两个规划集纳了1980年以来的保护与建设教训,试图创立新型管理模式,行将处所和联邦政府、学术机构、企业、居民等纳入管理系统,明白各方义务,并依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中心的城市管理尺度制订相应的管理指标。

  以塞纳河畔历史建筑群为例,依照规划计划,旧城区的历史文化风貌不能受到侵害,由于“这承载着法兰西的历史和文化”。为此,规划部分不拆除旧建筑,而是沿香榭丽舍大巷“西移”,在近郊拉德芳斯建设新商务区。现在,被誉为“巴黎曼哈顿”的拉德芳斯新区集中了巴黎大区最多的摩天大楼,占有上千家企业。该区的标记性建筑大拱门与凯旋门、香榭丽舍大街、协和广场同处一条中轴线,彼此一唱一和,巴黎的现代和历史相映成辉。被“仔细保护”的塞纳河畔建筑群在1991年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世界遗产名录,这是对巴黎人“护旧”的直接确定。

  

  另方面,重视保留古城原有外观与历史价值。这里没有因为成为旅游地而适度商业化,见不到广告牌、霓虹灯,古民居也没有被改造成酒吧和饭馆。街道两旁的铁丹作坊、矿工酒馆、传统药房、操持屋、服装店、杂货铺虽已不再营业,却依然保持着19世纪的风貌。路面是用特别工艺建成的石子路,28009赐码堂,既平坦又多了丝古韵。为了满意游客的需求,还还原了320米长的矿山坑道。

  “你无奈设想在历史中心生活是如许美好!各类节日嘉会都在这里举办,竹苞松茂。”维克多?萨巴拉是历史中心的文化活动发动人,他一家4口在这里过着便捷的生活:孩子们走几个街区就到学校;骑自行车半小时内能达到街区各个角落;公共交通四通八达;餐馆、酒吧、商店、博物馆、文化设施等包罗万象。

  本报驻日本记者 刘军国

  法国文化部是负责老城区城市规划以及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最高决议机构。除国家级历史建筑、景观地、保护区的管理权归中心政府外,其他文化遗产的保护和管理均由地方政府管理。每个行政区政府都设置文化事务部,并设有建筑处、文物管理处等详细履行机构。如斯细化的管理和保护机制,为老城区历史文化保护提供了政策支撑和便利。

  得益于完善的法律和“护旧”的改造理念,法国良多老城区和塞纳河畔一样,在岁月长河中保护和发展齐头并进,实现了历史美感和现代生活的完善融合。

  庆幸的是,吹屋古城被完好地保留下来。“最开端都是由房屋所有者保存。后来政府意识到古城区的历史意思,开始推动保护与改革。”吹屋故城市村长户田诚向记者介绍,吹屋地区面积为6.4公顷,1974年被冈山县政府认定为家乡村,随后被日本文化厅认定为重要传统建筑物群保存地区,2020年6月再次被日本文化厅认定为日本遗产。

  今天活力满满的老城也曾阅历过起伏。上世纪50年代起,由于房屋破坏、拆除以及土地归属等问题,人们向外迁徙,发展重心转向城市其他地区。1985年地震导致历史中心老旧建筑重大损坏,进一步加速了老城的旷废。数据显示,历史中心的居民数目从19世纪末的20万减少到了21世纪初的3.1万。

  位于宪法广场北侧的墨西哥城主教堂始建于1573年,历时两个半世纪的建设而成,经由几回地震的浸礼和震后修复,仍旧闪烁着迷人的辉煌。图为墨西哥城主教堂外景。
  本报记者 刘旭霞摄

  如今,经过久久为功地修复,历史中心的各式建筑犹如幅历史长画渐渐开展。为了尽可能施展建筑的功能,些闲置的办公建筑被出卖用作私家住宅,数百座损毁严峻的建筑在修整后作为民宅使用,老城人气也不断凑集,焕发勃勃活力。正如墨西哥有名媒体人雅各布?扎布鲁多夫斯基所说:“历史中心曾经荒废而危险、人口稀疏和问题重重,如今再次成为所有墨西哥人的自豪。”

  (本报巴黎电) 

  近年来,吹屋城区的不少古建筑因无人栖身成为空房,如何保护并利用这些空房成为当地政府和大众关怀的事。发展旅游工业成为古城从新焕发活力的一种方法。

  在整体的中长期规划下,老城修复工作持续进行。2020年,市政府联合联邦政府规划投资约5.5亿比索(约合1.8亿元人民币),用于历史中心的全面修复工程。9月,市政府和墨西哥国度文物局签署协定,决定修复在2017年地震中受损的27座建筑。

  散步在巴黎塞纳河畔,星罗棋布的古典建筑让游客流连忘返。登上西岱岛东侧,绕过河边二手书商的摊位,再穿过多少条细窄古旧的小路,正在维修中的巴黎圣母院便映入眼帘。教堂广场人流如织,周边古色古香的咖啡馆、酒馆,让人们好像置身于一个多世纪前。

  墨西哥城历史中心——

 

  为了更好地保护古城,当地居民在1978年景破了吹屋城区保留会,专门负责古城房屋修理、掩护跟景观保护工作。“修葺工作分轻重缓急,有人寓居的房子、危险系数大的屋子优先修理。”兼任吹屋城区保存会副会长的户田诚先容说,房东只要负担一成修理用度,其余九成由政府累赘。因为经费有限,吹屋城区保存会每年要召开三四次会议,决议先修哪些房子。

  本报驻墨西哥记者 刘旭霞

  有效利用是最好的保护

  日本吹屋地区——

  本报驻法国记者 刘玲玲

  (本报东京电) 

分享让更多人看到